鸭不出声

——我一直都在你身边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 原著向)

【2017.07.23佐助生贺】

 

【超长甜文,补偿迟到的祝贺礼】

 

“呐,鹿丸,今天是怎么回事?”一个脸颊两边有类似于胎记之类的红色倒三角的男生,转过身面向后面一脸麻烦死了的人说到。

 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后面的人托住下巴,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然后回答道。

 

“……噢,你说佐助啊,他的鞋柜貌似被很多类似于礼物的东西塞满了。人长的太帅就是麻烦啊。”用手撑住自己的脸,眼睛透过窗看着天上的云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当云多好啊。

 

“好像是的,听女生们说,今天是他生日来着,啊,人已经帅的惨绝人寰了,现在到生日了也有一大批花痴女送礼物,真的感觉不爽。对不对鸣人。”叫牙的人用手敲了敲身旁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金发的鸣人。

 

鸣人见身旁的人敲了敲他的桌子,有些不耐烦的说到:“啊,关我什么事啊,我都快要困死了。”说完慢慢抬起头,把两个类似熊猫眼的眼睛面向牙和鹿丸。牙看见了之后,顿时就忍不住拍桌大笑:“鸣人,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要不是鹿丸及时捂住牙放声大笑的嘴,不然教室最瞩目的地方就是自己所在的地方。

 

“写检讨书啊,我最讨厌写检讨书了,啊啊啊啊,好烦,我都憋了一晚上才写完,我现在只想睡觉啊爹吧哟!”鸣人有些抓狂的挠了挠自己金色的头发,蓝色的双眸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色彩,现在的眼中只有:我很想睡觉,我好想睡觉,我好想睡觉……

 

鹿丸松开捂住牙的手,然后轻轻的拍了拍鸣人的肩膀,说到:“谁叫你一天到晚迟到,要么就是闯祸什么的,不写检讨书才怪了,虽然每次都很麻烦。”

 

“喂,鹿丸,不要每次把麻烦挂在嘴边。”一个双眼是紫白色的人走到他们三人旁边说到。

 

“是是,宁次班长大人。”鹿丸说完就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10厘米的宁次,然后又继续之前的托腮动作看窗外。宁次见了也无奈摇摇头,然后默默走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了。

 

“哎,你这个一星期写了多少份检讨书了?”牙顿时一脸坏笑的看着快要睡死过去的鸣人,然后用力敲了敲鸣人的桌子,见鸣人没有什么反应,原本还想起身摇醒他的,但见鸣人举起左手伸出四根手指说到:“四份,我要睡觉,老师来叫我。”说完不省人事的睡死过去。

 

可惜鸣人刚趴桌子没有1分钟就被某个人一掌拍头上,弄的他立马直起身子,就想开口大骂的时候,只见沉重的双眼前有类似于牛奶的面包的袋子出现在眼前,用手揉了揉双眼,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黑发的人,有些勉强的扬起一个没有阳光的微笑说:“噢,是佐助啊,谢了。”

 

“嗯,一会把早餐吃了,今晚放学去我家,我妈今天打电话跟伯母说来我家吃饭。”佐助说完之后摸了摸鸣人金色的头发后就回自己的位置去了。佐助是木叶高中颜值爆表的优等生,家境好,学习好,长的也很帅,被公认为木叶高中的第一校草。

 

鸣人因为佐助动作顿时愣了愣,然后回过神才说:“啊,哦,我知道了爹吧哟。”

 

回到鸣人的左后方的位置时,佐助突然发现自己的桌面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盒子,帅气的脸已经有些黑了。然后直接把桌子上的礼物全扔进了垃圾桶里后,面无表情的坐到位置上。

 

牙看见佐助把一大堆女生送她的礼物一个不剩的全扔进了垃圾桶,心里不禁佩服这位高冷校草,“啊,可惜了这些女生的心意啊……”牙有些失落的盯着垃圾桶的礼物们。

 

“你要是要就去垃圾桶拿吧。”鹿丸在一旁看着天上的云说到。

 

“我才没那么没有尊严,对吧鸣人!”牙有些撇撇嘴。

 

只见鸣人拿出牛奶和面包,慢慢撕开面包外面的包装袋,然后吃了一口就说到:“唔无素歪(我无所谓)。”然后继续吃起佐助给他的早餐。

 

牙和鹿丸无言。

 

佐助用自己深邃的黑色双眸看着鸣人正在吃自己给他买的早餐,嘴角不禁勾了勾,眼神中充满着宠溺,可惜没有人能看见他面瘫的帅气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。

 

------放学之后-------

 

佐助和鸣人一放学就立马就跑了,不等那些围在校门口的那些花痴女,直接冲了出去,当然是鸣人拉着佐助跑,还说:“佐助,我们得快点,我最怕我妈发脾气了。”

 

“白、痴吊车尾的。”佐助小声的说,只可惜鸣人没有听见直接拖着自己跑出了校门,躲过了一大批女生。然后鸣人直接一边跑一边拖着佐助回到了佐助的家门口,佐助也因为被鸣人一路这样拖着跑,也有些累的踹了会儿气。

 

佐助的家住在豪宅区,而且是最大的一家豪宅,其实鸣人之前去这里找佐助的时候还迷路了,还告诉佐助不要告诉任何人,然而那时候佐助就说了一句:“无聊。”就没有再说什么了,鸣人也发现佐助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心里还有些小高兴。

 

“干嘛跑这么快啊,白、痴吊车尾的。”佐助有些疲惫的说到。

 

“混、蛋佐助,你今天开始寿星啊,迟到了可就不大好了,还有不要叫我吊车尾。”鸣人有些生气,不过因为今天是佐助生日就收敛一点点好了。然后二话不说又拖着佐助进去了。

 

鸣人和佐助刚刚踏进门关,就发现家里已经被布置的很漂亮,到处都是彩带和气球之类的装饰品。

 

“我们回来了!”鸣人大声的说到,佐助在一旁无奈的叹气,然后说到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

只见一个红色长发的漂亮的女人出现在佐助和鸣人的眼前,脸上充满了笑容对佐鸣两人说到:“欢迎回来,鸣人,佐助。佐助,先去洗个澡吧,一会就可以吃饭了,鸣人你先跟我去厨房。”红发的女人说完一把把鸣人拉走了,佐助看了看被伯母拉走的鸣人,有些无奈的上楼去洗澡了,因为被某人拖着跑回家身上都会有点汗味了。

 

“美琴,我把我儿子鸣人带来了。”红色长发的女人拉着鸣人进厨房,鸣人见到的是一个黑色长发的女人,长的很漂亮很温柔。

 

“玖辛奈,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把鸣人拽来我面前的啊。鸣人君,好久不见了,越长越像你妈妈了啊。”美琴走到鸣人的面前,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鸣人头部,温柔的笑了笑。

 

“唉,美琴,你又开始调侃我了。”玖辛奈有些不满。

 

“嘿嘿,美琴阿姨,好久不见。”鸣人也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回给美琴。美琴看了看鸣人又看了看玖辛奈,无奈笑了笑,还跟自己家的儿子闹起来了。

 

“嗯,鸣人君,帮我叫一下在书房的伯父和你爸爸出来吧,快要开饭了。”美琴笑着对鸣人说。鸣人刚刚想转身走,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鸣人的眼前,鸣人顿时有些被自家老妈吓到了。只见玖辛奈说:“哎美琴,你先和鸣人好好聊聊,我去叫好了。”说完就走去书房的方向了,留下了有些懵在原地的鸣人和美琴。

 

“啊啦,玖辛奈还是老样子啊。”美琴说完,转身走向洗碗池。捞起袖子准备开始洗菜的时候,鸣人轻轻的走到美琴的旁边,把美琴轻推到旁边,“美琴阿姨,我来吧,今晚在佐助家吃饭我们已经够不好意思了,我来洗菜吧。”美琴笑着的脸因为鸣人的举动笑的更开心了,“是是,那就拜托鸣人君了。”说完就去准备了,留下了鸣人一个人在厨房了。

 

鸣人慢慢的打开水龙头,水“唰唰唰”地往下流,慢慢的没过五颜六色的蔬菜,鸣人有些皱眉,认真地用双手搓洗着蔬菜,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的走到他的旁边鸣人也完全没有察觉,直到黑色的身影伸出手把洗干净的蔬菜放在一边,鸣人才意识到有人在他旁边。

 

鸣人转过头看着身边站着的黑发的人,“噢,原来是佐助啊,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呢?”鸣人把水龙头关上,叹了一口气,看着眼前的佐助,可以发现他的头发还湿的,顺着发尾慢慢的滴落在地上,有些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帅气的脸,搭在肩上的毛巾还没有擦过。

 

“哼,吊车尾的。”佐助冷哼了一声,然后用右手勾起鸣人的下巴拉近自己,用双眼看着鸣人的那一双如天空一般纯净的蓝色瞳孔。

 

“唔,混、蛋佐助,你,你干什么啊!”鸣人有些慌张看着眼前调戏自己的黑发帅哥,黑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不禁脸上有些潮红。

 

佐鸣见鸣人被自己调戏的有些炸毛了,满意的松开了鸣人的下巴,然后把手绕道鸣人的后脑勺,左手慢慢搂上鸣人的腰部,慢慢的把脸往鸣人的有些红红的脸一点一点的靠近,然后对准鸣人的嘴,吻了上去。

 

“唔嗯……嗯……”鸣人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到了,有些慌张的用双手推了推佐助的胸膛,然后一用力就把佐助往后推了几步,原本有些红红的脸颊被某人这么一吻,脸就如同发烧一样,很红很烫。被往后推开的佐助也有些皱眉了,然后看了看眼前被自己这么一吻就容易脸红的小金毛,有些高兴。

 

“鸣人……”佐助慢慢的走进一直在脸红的鸣人,然后一把手勾住鸣人的细腰,拉近自己,用很温柔的眼神盯着鸣人,鸣人也被佐助的温柔眼神所吸引,两人慢慢的靠近,准备要吻上的时候,鸣人就说了一句:“就看在今天你是寿星的份上,就破例允许你这一回。”说完自己凑了上去,佐助也因为鸣人说的话和这一举动有些小激动,然后就扣住鸣人的后脑勺,加深这个主动送上门的吻。

 

刚开始鸣人是有些反抗的,但是被佐助锁的死死的,自己也跟着佐助的节奏开始慢慢的回应佐助,慢慢的使自己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,用双手慢慢的环住佐助的脖子,鸣人见佐助脖子上的毛巾有些碍事,直接扯掉抓在手上。佐助见鸣人拿掉自己脖子上的毛巾,然后环住自己的脖子时候有些微微的惊讶,然后发现对方微微的放开嘴巴,就像是邀请自己一样,佐助就立马用舌头撬开了对方的嘴,攻入鸣人的城池,掠夺着鸣人的空气,鸣人的小舌瞬间就被佐助控制着。

 

两人吻的难舍难分,想说的话都被吞没在唇齿之间。佐助一直吻到鸣人快没有了呼吸才恋恋不舍的放开鸣人,两人的嘴唇离开之后,拉出了一根长长的细丝。鸣人直接倒在佐助的胸膛里慢慢的喘着气,佐助也紧紧地抱住鸣人,用下巴抵住鸣人的头,用鼻子使劲嗅了嗅,时不时用脸蹭蹭鸣人的头。鸣人被佐助这样的动作弄的有些想笑,然后抬起头,一把把刚刚从佐助脖子上拿下来的毛巾盖上佐助的还没有干的头发,用双手轻轻的帮佐助擦拭着。

 

“佐助,你刚刚是在跟我撒娇吗?”鸣人一边说一边擦拭着佐助的头发。鸣人见佐助没有什么反应,然后又继续说到:“那我就当你默认了,好了,佐助你先出去吧,我弄完就来找你啊。”说完就停下了手,慢慢的松开,然后推着佐助出了厨房,关上门。

 

关上门之后,鸣人就背靠在门上,深呼吸了一口,然后从裤兜里慢慢拿出来一个小盒子,看了一眼却没有打开就放回了裤兜里了:“佐助,不知道这个礼物你会不会喜欢啊……”鸣人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门,走向水池边继续完成他被佐助打扰到的工作。

 

在门外面,佐助被鸣人推着赶出来的时候,鸣人关上厨房门的时候,他就一直站早门外面久久不愿离去,就因为这样佐助也听到鸣人在门后面所说的话,要送给自己的礼物吗?有点期待啊。佐助不禁嘴角上扬,然后慢慢的往沙发的方向走去的时候,顿时间,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佐助的耳朵里。

 

“我回来了,哟,我愚蠢的弟弟。”一个和佐助长的差不多的人站在佐助一米远的距离,就是鼻子两边都有一条法令纹,显得这个人很成熟稳重。

 

“欢迎回来,鼬。”佐助说完直径走向叫鼬的方向,拿过他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,然后才慢慢的走到沙发旁边坐下,擦拭着自己班干的头发。

 

“啊,我愚蠢的弟弟哟,你就是这样欢迎你哥哥回家的吗?话说不是应该叫我尼桑吗?怎么直接叫名字了,不开心。”很明显这位名叫鼬的青年男子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节操君早已下线。

 

“最近在国外过得怎么样?”佐助停下了手中的活,把毛巾从头上拿下来甩到鼬的旁边,自己用手顺顺自己的头发。鼬二话没有说就拿起来,顺便帮佐助顺顺毛。

 

“还行,那你和鸣人呢?”鼬慢慢的收回了手,看着佐助满脸的喜悦,肯定是刚才吃鸣人的豆腐了,真的是,我的弟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。

 

“嗯,挺好的。”佐助顺完自己的头发之后,刚刚想抬起头扭扭酸痛的脖子,一个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,突然,自己的脖子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用刚好的力度按摩着,还能感觉到这只冰凉的手上还有些没有擦干的水。

 

“噢,说曹操曹操到,鸣人,最近还好吗,我弟弟有没有欺负你啊?”鼬看着自家弟弟被弟媳按摩着脖子,有些嫉妒和羡慕。

 

被点到名字的鸣人有些尴尬,放在佐助脖子的手停了一会,然后用了一点力继续按摩,使佐助有些吃痛:“嘶,痛。”佐助一把抓过鸣人作死的手,抬起头,黑色的双眼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人。

 

相反被佐助盯着的鸣人有些笑了笑,直接无视佐助的视线,然而看向刚刚跟自己说话的鼬:

 

“很好,谢谢鼬哥哥的关心,佐助没有欺负我,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的,对不对啊,佐~助~”鸣人笑着对鼬说完之后,顺速抽回被佐助紧抓的手,然后双手使劲捏住佐助的脸颊,笑得一脸的得逞。

 

佐助看着自家媳妇当着自己哥哥的面捏住自己的脸,还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,有些脸色不好看。

 

鼬看着佐助愈发愈黑的脸,把刚刚佐助甩来自己的毛巾重新打开盖上佐助的头,使鸣人看不见佐助黑下来的脸。

 

“好,我知道了,那我现在该去见见爸妈了。”鼬慢慢站起身,看了看旁边的那两只,无奈的叹了口气,我愚蠢的弟弟哟,你找了一个好欺负的弟媳。然后慢慢的离开了客厅。

 

鸣人看着鼬已经不在自己的视线内之后,原本想马上收起捏着佐助脸颊的双手,就被佐助双手紧紧的抓住,一直想从佐助手里挣扎出去的,可惜对方不领情面的说:“刚刚我的脸好不好捏啊,我的老婆!”佐助的语气中有些戏谑的感觉,手中紧抓住鸣人的手,死死不放开,然后用力一拉,把鸣人带向自己的面前,把自己好鸣人距离拉进。

 

鸣人被佐助这样用力一拽,不禁身子有些失重,准备直接压向佐助的时候,佐助瞬速松开了鸣人的双手,然后立马双手抱起鸣人的腰肢,让鸣人直接跪在自己大腿的两边,鸣人也熟练的把双手搭在佐助的肩膀上,鸣人顿时就蒙了,若不是佐助炙热的神情召唤着鸣人,鸣人可能一直就这样愣着。

 

“切,混、蛋佐助,那我是不是应该附和你的话说,手感不错啊,我的老公。”鸣人说完,脸也已经不争气的红透了,但也厚脸皮的慢慢靠近佐助,直到在佐助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,然后马上挣扎出佐助的怀抱,跑去卫生间了。

 

留下的佐助用手抚摸上了刚刚鸣人在他嘴上留下的轻吻,嘴角上扬。其实有时候这个吊车尾的也挺可爱的。

 

跑进卫生间的鸣人已经有想死的心了。刚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啊啊!!!

 

等晚饭过后,佐助发现鸣人早已不在客厅里,就开始起身寻找自己的恋人。只见鼬走到他身边,小声说到:“鸣人刚刚一吃完饭就跑上楼了。”然后就去找聊的非常热闹的美琴和玖辛奈。

 

佐助听见之后,快速的跑上楼去了。

 

在客厅,四个大人在很热闹的聊着,主要在聊的就是两位漂亮的妇女:

 

“呐,美琴,你觉得我家鸣人怎么样啊?”玖辛奈说道。

 

“鸣人很可爱啊,佐助已经和他在一起交往了呢。”美琴凑到玖辛奈的耳边小声说道。

 

“哎?我这个儿子怎么没有跟我说过啊,嘛……算了,美琴,打算什么时候让佐助娶了我们家鸣人啊?”玖辛奈说。

 

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听见了玖辛奈这一句话之后,顿时打了个激灵,原本想去说什么的金发的男人被身旁的黑发男人拉住了,说:“水门啊,我们管不了这事的,放弃吧。”黑发的男人轻轻拍了拍名叫水门的肩膀,叹了一口气,自家媳妇和好友的媳妇的绝对的事情自己管不了啊。

 

水门无奈的望去坐在地毯上的两人,然后发现两人身边出现了一个20岁的青年,青年被两人被拉着一起跟她们讨论。

 

“鼬,你觉得鸣人怎么样?”美琴摸了摸鼬的头,问道。鼬倒是一脸无所谓,嘴里吃着美琴买回来的丸子,被美琴摸着头,过了一会把丸子吞下才说到:

 

“不错,这个弟媳我是认定了,还有,他俩现在去过二人世界了,现在谁都不要上楼啊。”鼬说完继续吃丸子了,这个丸子很好吃,一会问问母亲在哪里买的。

 

美琴和玖辛奈听完鼬说的话,吃惊的睁大了双眼,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脸开心吃着甜丸子的鼬,然后两人对视,笑了。

 

“噗哈哈,好好,大儿子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,美琴,我这样叫没问题吧?没想到我儿子是下面的,算了,他嫁给佐助也不亏。”玖辛奈笑的很开心,美琴也对鼬弄了个点赞的手势,然后对玖辛奈说:“没有问题,鼬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啊。”鼬看着前面的两人,点点头,示意他同意两人的说法,然后看向坐在沙发上,已经石化的两个男人,然后用眼神示意:父亲,伯父,你们是赢不过母亲和伯母的,放弃吧。可惜富岳和水门完全没有看见鼬的眼神,鼬继续吃丸子了,美琴和玖辛奈继续聊着。

 

然而客厅的吵闹并没有打扰到楼上的宁静。

 

佐助上楼之后,第一时间是走到自己的房间,但是看见房间的门还没有完全的关紧,留出了一点点的缝隙,然后慢慢的推开门,发现里面没有开灯,很暗,刚想打开灯的时候,一个物体撞到他的怀里,自己也被这样的冲撞有些失重的往后退了几步,然后门就被撞进自己怀里的人用手关上。

 

月光从窗户渗入房间里,慢慢的照亮了房间,也让佐助慢慢的看清了怀里的人,金色的头发很耀眼,脸一直埋在自己的胸前,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挨着门,用手摸了摸金色的头发,另一只手慢慢的搂住了怀里的人的腰。

 

“吊车尾的……”佐助用很温柔的声音对怀里的人说,只见怀里的人有些动了动,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自己,蓝色透彻的双眼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有些动人。

 

“混、蛋佐助,不要这样叫我,我有名字的爹吧哟。还有你的声音真的很撩人啊……”佐助听着怀里的人说话越说到后面就声音就越小,可惜他还是听见了,然后松开怀里的人的腰,用双手慢慢覆上怀里的人的脸,轻轻的抚摸着那人脸上的六道胡须。被抚摸着脸的人也用脸蹭蹭佐助冰冷的手。

 

“我知道了。鸣人。”佐助双手离开鸣人的脸,慢慢的用双手从鸣人的双手之间的空隙伸过去,环住鸣人的腰部。用温柔眼神的看着眼前的人,什么也不做,就是静静的看着。

 

“嗯。”鸣人说完也看着眼前的黑发绝美帅哥,任由他这样抱着自己,自己也用左手手轻轻的覆上佐助的眼睛,让佐助看不见,然后说:“佐助,你能闭上眼睛吗?”鸣人有些没有底气的说完之后,脸上已经有些发烫了

 

佐助被鸣人这一举动有些惊道了,然后听见鸣人没底气的声音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鸣人见佐助点点头同意了之后,松开了捂住佐助双眼的手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打开。

 

盒子里面静静的放着两枚银戒,上面还分别刻着“naruto”“sasuke”英文字体,然后鸣人慢慢的把刻着“naruto”的银戒拿出来,把环在自己腰部的佐助修长的双手分开,拉起佐助的左手,慢慢的举着佐助修长的手指,把银戒套进佐助左手的中指之后才慢慢的松开手。

 

佐助感觉自己的左手的手指上好像被套进了一个冰凉的小东西,然后感觉到鸣人松开了自己的手就立马睁开眼睛,看着自己有些悬在半空的左手,发现手上被套进了一枚银戒,然后看着眼前的鸣人,只见鸣人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打开的盒子,里面安静的放着一枚和自己手上一样的银戒,刚刚想开口说什么的佐助就被鸣人抢先说到:

 

“佐助,这个是我去找了好几家首饰店才找到的一对没有刻字的银戒,然后我买下来之后,自己在家刻字,我把我和你的名字刻在上面的,因为我怕你会不喜欢,所以……呃”鸣人还没有说完就被佐助突然抱住了,把头埋在鸣人的颈窝,说到:

 

“鸣人,我很喜欢啊。”鸣人被佐助这样一抱,有些睁大了眼睛,然后双手回抱住佐助然后“佐助,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

佐助听见鸣人这样说,有些轻笑,说:“结婚的话,我们应该先订婚吧,你的订婚戒我还没有帮你戴上呢。”佐助说完松开了鸣人,然后一把拿过鸣人手里的盒子,拿出刻着自己名字的银戒,拉过鸣人的右手,慢慢的套进鸣人右手的中指里,然后深情的看着眼前的恋人,用自己磁性的嗓音说道:“鸣人,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吗?”

 

鸣人听到这话已经很激动了,一把跳到佐助的身上,佐助也抱住了鸣人,慢慢的走到桌子的前面,把鸣人放在桌子上坐着,然后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,鸣人的大腿两旁,鸣人也顺着佐助的动作双手慢慢的环住佐助的颈脖,仅此拉近自己和佐助脸和脸的距离,使两人都能听到对方有些急促的呼吸声。然后佐助看着眼前的恋人有些发烫的脸,有些勾了勾嘴角,慢慢的凑近,鸣人也看着眼前的佐助慢慢凑近自己,自己直接覆上了佐助的薄唇。

 

佐助见自己恋人送上门的,怎么可能不收的道理呢,然后慢慢用舌头灵巧的撬开了鸣人的嘴,慢慢的掠夺着鸣人嘴里的空气。两人吻的难舍难分,最后才不舍的松开对方的嘴唇,慢慢的拉出一根长长的银线。然后佐助喘了几口粗气,再一次的覆上了鸣人的嘴。

 

鸣人在接吻的空隙中说了一句话:

 

“佐助,生日快乐。”

 

佐助听见鸣人说完这一句话,一把抱起鸣人扔到床上,把鸣人压在身下,说:

 

“我就勉强收下你的祝福吧!”

 

---------番外end-------
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