鸭不出声

——我一直都在你身边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,原著向)

番外:中秋节只为你一个人而做月饼!


因为在木叶,鸣人小时候没有人和他玩,不敢接近,不敢和他说话,每一次过节,街道上都是热热闹闹的,鸣人只是趴在窗户前,看着街上的热闹的人群,眼中也是期待和不舍。因为自己是九尾人柱力,人们见到了自己都会离得远远的。所以,自己一般过节都不出门,都是自己过。何况自己最喜欢的是后天的中秋节。原因是因为,每年的中秋节的第二天早上,都会有一盒月饼放在自己家的门口,而且放了一晚上,也没有署名。以为是他三代爷爷送来的或者是伊鲁卡老师送来的。可是去问过他们两人,他们都是见鸣人后才送的月饼。所以,今年的中秋节,早已10岁的他,很想知道是谁每次中秋的晚上送的他的月饼。顿时,有几个石头砸到了鸣人的窗户外。


“就是他。”


“啊!就是这个怪物。”


“去死吧!怪物”


“别靠近我们,你这个怪物。”


这几个小孩在一个人少的地方朝鸣人窗户的位置直扔石头砸向鸣人,如果不是鸣人是关着窗户,不然刚刚说的话都被鸣人听见了。


鸣人看了看楼下的小孩们,刚刚想发脾气的想法打消了,今天是中秋节,不想和他们闹起来。然后就离开了窗前,倒在了床上,想着些什么:


送月饼的应该还会来的吧!我写封信给他吧。


然后鸣人立马起来,去找笔和纸。一开始,鸣人很懊恼。为什么自己不能读多点看多点书。


坐在凳子上,一个金色的身影的在暗暗的灯光下,写着东西,是不是还有一些细细的闷声出来。


“呼……终于写完了。”鸣人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。只是自己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,刚刚拉开门,“砰”的一下,倒在了地上,因为很晚了,已经接近了半夜,鸣人完全坚持不住就倒地就睡,手里还紧紧刚刚自己较劲脑汁而写的信,很想自己亲手给送他月饼的人。


晚风絮絮,月亮的月光照射在一个睡在地上,手中拿着刚刚写完的信的鸣人家中。


只见门外有一个人,手里拿着一盒月饼,刚想放在他家的门口就想走的,可是门是半掩着的,不禁皱起了眉毛。想走进去,可刚迈出一步,又缩回去了。把装着月饼的月饼盒子放在门外就走了

刚走没多远,又返回来了,心想:要是有小偷就麻烦了。


一下子打开了门,之间里面一片狼藉,果然有小偷来了么?不禁抽出苦无,提高了警惕,慢慢的进入房间。不知脚下碰到了什么东西。


往脚下一看,鸣人趴在地上,一睡不醒,手里还抓着什么东西。


因为很黑,几乎看不见,只有淡淡月光照进来,才能勉强看清某只倒下的东西的床,谁叫这睡昏过去的某知喜欢把床靠近窗。【不都这样嘛】

这个人一下子抱起早已睡昏过去的鸣人,不禁还掂量了一下,这货都不吃东西的嘛?好轻。心想着还不忘把鸣人放在床上,帮他盖上被子时,瞄到了他手里的纸张。一下子抽走,刚想坐在凳子上的,一瞬间才发现这屋子里乱的不成样子:


衣柜里的衣服都被弄乱了,桌子上还有一些过期的面包和牛奶被堆在一边,另一半被空了出来,还有一只旧旧的钢笔在上面,好像是刚刚写完东西忘记盖上笔帽了。


一把拿起一盒过期了3个月的牛奶看了一下,脸一下子就黑了。


这么对待他,他打从出生以来,什么时候伤害过别人了,居然被这样的虐待,不禁看了看正在安静熟睡的鸣人的睡颜,叹了一口气。把信放在裤带,把月饼放在鸣人的床边。开始打扫鸣人的“狼藉”。


等这个人打扫干净时,又看了看鸣人还在熟睡,才从裤带里拿出鸣人刚刚抓在手上的纸张,打开看的时候,不禁笑抽了。


鸣人的字体写的很潦草,几乎看不懂他在写什么,只是,他却看懂了,而且是写给他自己一个人的:


佐助,我就知道,这些月饼是你送给我的,因为,除了你,其他人是不会这样给我送月饼的,除了三代爷爷和伊鲁卡老师以外的,除了你,就没有了别人了。

虽说你很讨厌,但是呢!

还是要谢谢你,你知道吗?我自己亲手做了月饼给你哦,放在我的冰箱里了,才不会亲手送你!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只是想谢谢你!

当看到这里就没有了结尾了,后面的喜欢你这三个字早就被涂掉了,只是涂的不干净,还是能看清楚这三个字。


果然自己还是被发现了。【当然,你又不看看盒子上的标志】


佐助从冰箱拿出来了鸣人自己做的月饼,把厨房的门关上,打开灯,看了看手中的月饼,脸上的黑线不断。这个月饼的样子不会就是我自己吧,这个吊车尾的……算了,看你一片诚意,我就吃一口吧。


一咬下去,就吐了,这吊车尾到底是是多喜欢吃糖啊?看了看手里刚咬一口的月饼里面,几乎都是糖。然后佐助一下子吃掉了,把剩下的月饼也一个不剩的吃光了,然后又喝了一杯水。现在简直就是两个字:甜死。


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艰难的走出厨房的佐助,脸上尽是难看的表情。废话,吃了这么多月饼不撑死才怪。


“啪”的一声,佐助一下子跪地,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早知道就不吃完了。【原来你也是个“吃货”】


“唔……是谁?谁在那里!”佐助的声音吵醒了鸣人。


鸣人佐助的弄出的声音吵醒了他。


佐助没有出声鸣人也不多说,就直接下床,光着脚走起冰凉的地板上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
“呼……这地板还真冰凉……”鸣人双手交叉抱住自己,慢慢走向佐助


“喂!你这个吊车尾的……不知道光着脚在地上会感冒的……”佐助的话语顿时出现在鸣人的耳朵里,充满磁性的声音一瞬间苏麻了鸣人的全身,脸不禁的红了起来,如果不是月歌照进来,佐助可能看不到如此美丽的面貌:


鸣人被自己的声音弄红了脸,湛蓝的眼眸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的光,抿着嘴巴,眼角貌似还有泪珠。主要的事,鸣人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佐助压在身下,只是眼睛楞楞的看着佐助


佐助也是一样,不知道为什么把鸣人压在下面,不过这个感觉也不错啊,只是为什么,这个吊车尾的一直看着我。


“喂!看什么?”佐助不耐烦的说到。佐助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到鸣人的耳朵里,一下子就条件反射的回复佐助:“为什么佐助长的很帅!!!”鸣人不知道自己这么一叫,佐助已经楞在那里,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还绕有调戏的味道:“哦?我可是头一次被男生说自己帅的,鸣人……你可是第一个……”佐助不断压低自己的脸,使自己与鸣人的呼吸逼近,“月饼……你弄的太甜了。”


“额……什么月……什么?佐助你已经吃了月饼了?吃完了?”鸣人不禁大声叫到,佐助只是点点头,“我还没有吃过呢!可恶,佐助你果然越来越讨厌了。”鸣人顿时挣扎起来,反抗。可是,反抗无效,反而让佐助趁虚而入,一下子抱起了鸣人,直接往床上一扔,一下子压住了鸣人。


一手环住鸣人的腰部,一手勾起鸣人的下巴,使鸣人与自己眼睛的距离拉进。


“唔……佐助,你干什么……放开……唔嗯……嗯……”刚刚想说的话被堵住了,佐助实在受不了鸣人的吵闹,直接用自己的唇封住鸣人他那喋喋不休的唇瓣。过了一会才松开。


“吵什么……现在还是半夜呢?”佐助摸了摸鸣人的脸,惹得鸣人脸又不挣气的红了起来,“是么?那为什么还有人大半夜给人送月饼的……”鸣人说完就不敢说下去了,然后就是挣扎,可惜越是挣扎,佐助越抱越紧。


“吊车尾的……你不是说你像尝尝自己做的月饼的味道吗?现在就可以尝。”佐助完全没有注意鸣人刚刚所问的问题,现在就是正在把鸣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。


“是吗?唔……嗯……唔嗯……不要……”鸣人再一次被堵住了,这一次可不是简单的唇碰唇,鸣人的唇闭的死死的,可惜佐助一下就撬开了,把舌头伸了进去,与鸣人的一起“共舞”。


“唔……佐……佐助……嗯”鸣人想说的话都被佐助吞了回去。


为了加深这个“想尝尝自己做的月饼的味道”的吻,佐助把左手放在鸣人的脑后,使这个吻加深。从嘴角满满流出一条细腻的银丝使在月光的照射下,非常的妖媚。


鸣人佐助吻的已经慢慢开始回应他了,眼睛原本是半掩的,可是,在佐助如此诱惑的电眼下,鸣人就像是被控制了一样,被佐助掌握在手中。双手慢慢的环住佐助的腰,艰难回应着佐助强势却又温柔的吻。


漫长的深吻终于分开了,慢慢松开的双唇,拉出长长的银丝,鸣人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气,眼角早已被吻的喘不过气而流出来了眼泪,艰难的睁开眼睛,不过也只有半掩着的。


“什么味道?”佐助不带任何的调戏问到。


“呼……哈……哈,太,太甜了一点。”鸣人喘着粗气,使得佐助不禁的吻了吻鸣人的眼角,吻去他那诱人的泪水。摸了摸鸣人的头发,并没有想象那样的扎手,而且很软。


“以后,中秋节,我的月饼都必须是你为我一个人做的。”佐助说到。


“啊???为什么,不是有好多女孩子做的月饼送给你你都不要,为什么就我要做的?而且只为你一个人?”鸣人还是在回忆刚刚与佐助接吻的样子,虽说现在还是10岁。


“因为……我喜欢你,吊车尾的!”
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