鸭不出声

——我一直都在你身边

  @夜家老幺

大兄弟生日快乐啊!!!!!
这算是我第二次以这样的形式给你祝贺生日?希望你别介意就好
原本想在00.00这个时候发,可惜睡着了

生日礼物我把东西都弄齐了就邮寄给你,就是需要等待emmmmm

这是之前你在群里说的话,我了截图,手写写了下来,字贼丑没你的好看

我们也认识了一年了,感情这方面磕磕碰碰的,当然我是罪人hhhh

不过呢,认识了你我也算是多了一个能谈心的朋友 好兄弟!

我也废话不多说 因为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已经哈哈哈,我话废,而且很老套的话我就更不必说    不过我这是什么沙雕发言啊真是

不过

还是祝你天天快乐,把不好的事情淡去,把美好的事物甚至人让你深刻的记住,愿你今后的日子做什么都是顺顺利利的!

by:简称

我是个傻逼

herhim:

首先,占tag很抱歉。

这是一个语c群,大家每天都在很正常的按时吃药。

可是……

这里急缺斑斑急缺泉奈急缺太子啊啊啊啊owo!

有没有有兴趣的小天使考虑一下入群啊

而且可以语c器物,比如斑斑的扇子,纲手的茶杯,助助草薙剑之类的~

p1群号and群界面,p2_p9是皮表,缺了很多人的说!

诸君不考虑进来语c吗,火皮都没人耶……

【以上个人精分操作2333占tag真的抱歉但是真的不考虑一下下吗qwq】

herhim:

【群宣】这是一个新建的宇智波五件套群

主cp是:柱斑,扉泉,带卡,止鼬,佐鸣佐(也可以佐鸣子)

有可爱的小天使愿意入群吗_(:з」∠)_,一起语c一起开车啊_(:з」∠)_

占tag抱歉了_(:з」∠)_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,原著向)

第七章:宴会!佐助的妹妹?!


小樱酱……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非要这样穿去参加宴会么?”

金黄色的及腰长发,凌乱的刘海下面有着一双漂亮的如大海一般的颜色,眼睛里面已经冒着亮光,吸引着小樱的注意力,微微腮红的脸颊,小巧玲珑嘴巴,忍不住想让人吃一口。身着米黄色及膝的连衣裙,美丽的蕾丝边搭配着,衣袖两边都有长长的半透明细绳把鸣子的手踝系上了蝴蝶结,使鸣子的手不禁有些美感,腰部的彩带打了个蝴蝶结在鸣子的背部,剩余的彩带随着重力自然的落下,落到鸣子的后脚跟,使鸣子的白色舞鞋上的蝴蝶栩栩如生一般,非常的美丽。


“我觉得有点……很难为情……”鸣子低头看着自己穿的裙子,抽了抽嘴角。


“会吗?……啊有了……鸣人,过来……如果不想……”小樱弄了弄酸痛的手,不禁骨骼响了几下,吓得鸣子直接过去,坐在凳子上,任由小樱打理着自己的头发。


“……小樱酱,我……”鸣子想说什么就被小樱打断了。


“打住,我不听你的嘴遁。”小樱说到,“呼……好了,鸣子,我现在就这么叫你了。”小樱说完,把鸣子的头扭向了镜子:


“这——”


——宴会——


这是在一个小岛上开的宴会,各国的小孩都会来,所以现在小岛的中心非常的热闹,因为小孩还算较小,旁边还是有大人陪伴,当然还有一些大户人家的小孩,不仅有父母跟着,还有一些上阶忍者默默暗中跟着。虽然人全部到齐了,也不算全部,但是现在,鸣子还在路上:


“嘛!伊鲁卡老师好慢啊!”鸣子在伊鲁卡的肩上坐着,有些埋怨道。


“呃,抱歉啊!鸣子。”伊鲁卡有些内疚,因为谁叫他一看到鸣子这样子就冒鼻血晕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虽然小岛不算远,但是要到达那里几乎要一个小时的时间,现在木叶的人除了暗部的看护村子的貌似都到小岛上去看宴会了,三代火影是火影早就在宴会前一天到达了小岛,小樱本来想拉鸣子和她一起的,可是自己跟井野有约了,所以她拜托了伊鲁卡带她一起去了。现在呢,离小岛还是要一些时间的,也离宴会开始的时间也不剩10分钟。


“……呃,也不怪伊鲁卡老师……伊鲁卡老师,你先停下……”鸣子叫到。


“怎么了?”伊鲁卡停下脚步,看着肩上的鸣子。


鸣子不说话,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把忍具,念了几句咒语,“砰”的一下,冒出来一些烟雾,伊鲁卡和鸣子不见了。


——小岛上——


“哇ww妈妈你看你看……”


“好热闹”


……


这个岛上还真的人多,小樱拉着井野到处走,四周看。井野不禁有些搞不懂了,问到:


“喂!宽额头,你找什么?”井野本以为小樱会骂回来,可是:


“找人。真是的,鸣人怎么还没有来!”小樱自言自语道。


“嗯?鸣什么?叫什么名字?说到太小声了。”井野在小樱的耳朵旁边大叫道。


“没,没什么……找……你看,是佐助。”


佐助!!!在哪里?在哪里?……”被小樱这么一说井野立马转移了注意力,小樱无奈的捂额头,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花痴姬友。刚刚想走就被井野拉住了。


“井野放手啊。”小樱有些怒了,还没有找到鸣子就被花痴的姬友拉住不放。
“呐,你看……”井野指了一个方向,让小樱随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不禁睁大了眼睛。


黑色头发,黑色瞳眸,眸中太带着一下下的不耐烦,嫩白的皮肤使这个孩子的五官非常的细致——佐助。身边还有一个和他张得一模一样的脸蛋,只是头发刚刚及腰,不过有点像佐助女孩的样子,也是美丽。


佐助旁边的孩子……不会是他女朋友吧?”井野有些吃惊。


“呃……你能不能有些脑子啊!才6就有女朋友,那佐助岂不是早熟?孩子,你想太多了,佐助对我们都很冷淡,那个女孩,你自己看看,和佐助长的这么像,应该是他妹妹而已。”小樱完全无奈的看着身边吃惊的好友,然后拉着她继续找鸣人去了,才刚走几步,“砰”的一声,从小樱的身边冒出一团烟,等烟雾消失后:


“哟!小樱酱。”熟悉的声音让小樱忍不住想给鸣子一个头锤 。
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,原著向)

第六章:宴会前的对话?


等与井野,雏田告别后,鸣子和小樱一起回家了。


“嘛……小樱酱,虽然我们还是六岁的身体,但原来的能力还是有的。”鸣子看着小樱,但是小樱没有说话。鸣子好不容易可以和小樱独处一会儿,却双方都尴尬,不出声,鸣子无奈挠挠头。


“……嗯,我跟我妈妈说一声,今晚宴会前去你家。你先回去吧。”小樱叫鸣子在自己等着她来,然后急匆匆的跑向自己家的方向。鸣子目送着小樱,眼睛不禁有点酸痛的感觉。确实,可能一个人会比较习惯……鸣子不禁叹了口气。


——回家分界线——


一把扑倒在床上,翻了一下身,湛蓝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,不禁有些呆滞。


“呐……小九……你觉得我要不要参加宴会啊……”鸣子看着空空如也的天花板问到。


顿时从鸣子的身体冒出橙色的烟,慢慢的变成一只长着九条尾巴的的小狐狸,大小只有小猫一样的大小。半浮再房间里。


“……你问我干什么?我又不是人类。”小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,然后打了个哈欠,“这么无聊的问题来问我,我还以为是很大的事情呢!”


“确实,我也不该问你啊……”鸣子抽搐了一下嘴角,噗嗤的笑了一下,小九看了看,只是摇摇头,“好了,你朋友找你了,我就先回去继续睡觉了。记住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要叫我出来,不过关键时候我会帮你 ”说完又变成了一团橙色的烟缓缓的进入鸣子的体内。


最后,房间里又只剩下鸣子一个人躺在床上,寂静的房间只能听见鸣子小小的呼吸声,还有敲门和喊声:


“鸣人,在吗?”是小樱来了,鸣子立马从床上起来,光着脚跑去给小樱开门。“来了。”


“鸣人你还真是慢呢。”小樱摇摇头直接进去了,鸣子看了看,关上了门。叹气了一下说到:“嘿嘿,以前我也不这样么?”鸣子勉强挤出笑容,笑的很不自然,小樱一下子就看出来了,然后走到床边坐下了。


“鸣人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笑的很难看哎!”小樱说到。“有心事?还是因为佐助?”


“哪有啊!”鸣子抱来一张椅子,坐了上去,把手放在椅子背上,把半张脸埋在手里,只露出漂亮的眼睛和额头而已。


“没有么?虽然我们现在还是6岁但……我们知道以前的事情不是吗?佐助不会像以前那样的,因为我们,因为你。”小樱站了起来,摸了摸鸣子软软的头发,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些对鸣子感到难过呢?小樱皱了皱眉头,想到。


“因为我?!”鸣子不禁吃惊道。似海一般的双眼不禁睁大,嘴巴也是如此。


“对啊!你不是喜欢佐助么?我们都知道啊!难道说,你不知道吗?”小樱有些绕有玩味的逗着鸣子,勾了勾嘴角笑了笑。


“呃……我,我才,才没有喜欢那个混蛋……呢……”鸣子不禁脸红了,有些口齿不清的看着小樱说,眼睛里充满了委屈。满脸委屈的样子就像妹妹对姐姐撒娇一样的,散发出撒娇卖萌可耻的样子。


“噗……鸣人,现在你果然很可爱。好了不逗你了,随你好了,如果你把握不住佐助的心我可就趁虚而入咯。”小樱勾起鸣子的下巴,并用食指戳了戳鸣子的额头,让鸣子清醒点不要想这么多。


“……嗯,你过来找我要干什么?难不成……”


“答对没有奖励。”


“我,我可以说不要么?”鸣子慢慢的起身,后背顿时感觉有一丝丝的凉意,不禁打了个冷颤,然后缓缓后退。


“驳回。”小樱就像魔鬼一般的抓住了想要逃跑的鸣子。


“不要啊啊啊啊!!!”然后传来了一阵阵的喊叫。
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,原著向)

第五章:果然还是男装适合我!!!


“……额,我们不是去买衣服吗?”鸣子尴尬的绕绕头,然后指了指全是女装的方向。雏田也跟着点点头,脸还是害羞的样子。


“哼!我们走着瞧!”井野说完就拉着雏田和鸣子跑进去了。


“谁怕谁。”小樱就是拉她母亲的手进去,“我才不要这样大大咧咧的呢!要给佐助留下好印象才行。”小樱心想着。


——换衣服小插曲分割线——


“呐呐,井野,好看么?”小樱换上了粉红色带碎花的连衣裙,微微蓬起来。


“还行,就是……”井野没有看向小樱这边,只是帮忙找雏田合适的衣服。


“只是什么?”小樱笑着道。


井野没有说话,把头扭向小樱,用手指了指额头。小樱看了看,三秒,脸黑了,顿时想跑向井野那边跟她吵起来的,可是:


“果然还是男装适合我。”


一个声音吸引了她们三人的注意力:鸣子身着白色的T恤衫,宽松的领子把她的细致的锁骨露了出来,脖子还带着一条黑色的绳子编做成的项链,黑色的塑腿裤把她那双腿塑了两条直线一般,长长的金发梳成了单马尾,梳起来是到小腿的,脸也刚刚弄了一些忍术,微微改了一下脸型,不过惹人注目的六根似猫丝的男生脸,眼睛还是那样的,如此的想让人看着。看向小樱她们那边,眼睛就像在诱惑她们一样,直直看着鸣子的眼睛却不看向别处,就怕一会就看不到如海一般都瞳眸。当鸣子走向她们面前,叫了好几声才回过神。


“啊?啊?啊?”小樱不禁尴尬的叫了几声,然后摇了摇身边的井野,见井野脸上有一点点的红晕 就放弃了。然后看向雏田这边,简直脸红的可以烤番薯了。小樱看来这两人,无奈撒手摇摇头。


“……小樱酱……她们这是怎么了?”鸣子睁大眼看着小樱说到。


“可能你长的可以和佐助一拼,所以她们被你迷倒了。真是的,佐助才有魅力,话说……鸣人,不用再装了吧。我都知道了 你拥有前世的记忆,我也拥有,所以我们还是战友?”小樱笑了笑。


“什么?你也……”鸣子不禁惊叹到。


“嗯!”小樱点点头。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怎么不说话?”小樱摸了摸鸣子的额头,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“没有发烧啊!”


“呸呸呸,小樱酱你在诅咒我么?”鸣子微微的生气到。不过小樱拥有前世记忆也是很难得的事情,现在首先的是:“话说,小樱酱 你在干什么?”鸣子被小樱看了看去的,一脸茫然的不解看着鸣子。


“嗯……可以……不错”小樱喃喃自语。


“什么可以不可以的啊!”鸣子不解。


“嘛……算了,就当我把你出嫁给佐助了。”说完就拉着鸣子在更衣间里试衣服了,完全忘记了身边那两个还在沉浸在鸣子样貌的世界里的井野和雏田。
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 原著向)

【2017.07.23佐助生贺】

 

【超长甜文,补偿迟到的祝贺礼】

 

“呐,鹿丸,今天是怎么回事?”一个脸颊两边有类似于胎记之类的红色倒三角的男生,转过身面向后面一脸麻烦死了的人说到。

 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后面的人托住下巴,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然后回答道。

 

“……噢,你说佐助啊,他的鞋柜貌似被很多类似于礼物的东西塞满了。人长的太帅就是麻烦啊。”用手撑住自己的脸,眼睛透过窗看着天上的云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当云多好啊。

 

“好像是的,听女生们说,今天是他生日来着,啊,人已经帅的惨绝人寰了,现在到生日了也有一大批花痴女送礼物,真的感觉不爽。对不对鸣人。”叫牙的人用手敲了敲身旁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金发的鸣人。

 

鸣人见身旁的人敲了敲他的桌子,有些不耐烦的说到:“啊,关我什么事啊,我都快要困死了。”说完慢慢抬起头,把两个类似熊猫眼的眼睛面向牙和鹿丸。牙看见了之后,顿时就忍不住拍桌大笑:“鸣人,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要不是鹿丸及时捂住牙放声大笑的嘴,不然教室最瞩目的地方就是自己所在的地方。

 

“写检讨书啊,我最讨厌写检讨书了,啊啊啊啊,好烦,我都憋了一晚上才写完,我现在只想睡觉啊爹吧哟!”鸣人有些抓狂的挠了挠自己金色的头发,蓝色的双眸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色彩,现在的眼中只有:我很想睡觉,我好想睡觉,我好想睡觉……

 

鹿丸松开捂住牙的手,然后轻轻的拍了拍鸣人的肩膀,说到:“谁叫你一天到晚迟到,要么就是闯祸什么的,不写检讨书才怪了,虽然每次都很麻烦。”

 

“喂,鹿丸,不要每次把麻烦挂在嘴边。”一个双眼是紫白色的人走到他们三人旁边说到。

 

“是是,宁次班长大人。”鹿丸说完就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10厘米的宁次,然后又继续之前的托腮动作看窗外。宁次见了也无奈摇摇头,然后默默走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了。

 

“哎,你这个一星期写了多少份检讨书了?”牙顿时一脸坏笑的看着快要睡死过去的鸣人,然后用力敲了敲鸣人的桌子,见鸣人没有什么反应,原本还想起身摇醒他的,但见鸣人举起左手伸出四根手指说到:“四份,我要睡觉,老师来叫我。”说完不省人事的睡死过去。

 

可惜鸣人刚趴桌子没有1分钟就被某个人一掌拍头上,弄的他立马直起身子,就想开口大骂的时候,只见沉重的双眼前有类似于牛奶的面包的袋子出现在眼前,用手揉了揉双眼,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黑发的人,有些勉强的扬起一个没有阳光的微笑说:“噢,是佐助啊,谢了。”

 

“嗯,一会把早餐吃了,今晚放学去我家,我妈今天打电话跟伯母说来我家吃饭。”佐助说完之后摸了摸鸣人金色的头发后就回自己的位置去了。佐助是木叶高中颜值爆表的优等生,家境好,学习好,长的也很帅,被公认为木叶高中的第一校草。

 

鸣人因为佐助动作顿时愣了愣,然后回过神才说:“啊,哦,我知道了爹吧哟。”

 

回到鸣人的左后方的位置时,佐助突然发现自己的桌面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盒子,帅气的脸已经有些黑了。然后直接把桌子上的礼物全扔进了垃圾桶里后,面无表情的坐到位置上。

 

牙看见佐助把一大堆女生送她的礼物一个不剩的全扔进了垃圾桶,心里不禁佩服这位高冷校草,“啊,可惜了这些女生的心意啊……”牙有些失落的盯着垃圾桶的礼物们。

 

“你要是要就去垃圾桶拿吧。”鹿丸在一旁看着天上的云说到。

 

“我才没那么没有尊严,对吧鸣人!”牙有些撇撇嘴。

 

只见鸣人拿出牛奶和面包,慢慢撕开面包外面的包装袋,然后吃了一口就说到:“唔无素歪(我无所谓)。”然后继续吃起佐助给他的早餐。

 

牙和鹿丸无言。

 

佐助用自己深邃的黑色双眸看着鸣人正在吃自己给他买的早餐,嘴角不禁勾了勾,眼神中充满着宠溺,可惜没有人能看见他面瘫的帅气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。

 

------放学之后-------

 

佐助和鸣人一放学就立马就跑了,不等那些围在校门口的那些花痴女,直接冲了出去,当然是鸣人拉着佐助跑,还说:“佐助,我们得快点,我最怕我妈发脾气了。”

 

“白、痴吊车尾的。”佐助小声的说,只可惜鸣人没有听见直接拖着自己跑出了校门,躲过了一大批女生。然后鸣人直接一边跑一边拖着佐助回到了佐助的家门口,佐助也因为被鸣人一路这样拖着跑,也有些累的踹了会儿气。

 

佐助的家住在豪宅区,而且是最大的一家豪宅,其实鸣人之前去这里找佐助的时候还迷路了,还告诉佐助不要告诉任何人,然而那时候佐助就说了一句:“无聊。”就没有再说什么了,鸣人也发现佐助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心里还有些小高兴。

 

“干嘛跑这么快啊,白、痴吊车尾的。”佐助有些疲惫的说到。

 

“混、蛋佐助,你今天开始寿星啊,迟到了可就不大好了,还有不要叫我吊车尾。”鸣人有些生气,不过因为今天是佐助生日就收敛一点点好了。然后二话不说又拖着佐助进去了。

 

鸣人和佐助刚刚踏进门关,就发现家里已经被布置的很漂亮,到处都是彩带和气球之类的装饰品。

 

“我们回来了!”鸣人大声的说到,佐助在一旁无奈的叹气,然后说到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

只见一个红色长发的漂亮的女人出现在佐助和鸣人的眼前,脸上充满了笑容对佐鸣两人说到:“欢迎回来,鸣人,佐助。佐助,先去洗个澡吧,一会就可以吃饭了,鸣人你先跟我去厨房。”红发的女人说完一把把鸣人拉走了,佐助看了看被伯母拉走的鸣人,有些无奈的上楼去洗澡了,因为被某人拖着跑回家身上都会有点汗味了。

 

“美琴,我把我儿子鸣人带来了。”红色长发的女人拉着鸣人进厨房,鸣人见到的是一个黑色长发的女人,长的很漂亮很温柔。

 

“玖辛奈,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把鸣人拽来我面前的啊。鸣人君,好久不见了,越长越像你妈妈了啊。”美琴走到鸣人的面前,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鸣人头部,温柔的笑了笑。

 

“唉,美琴,你又开始调侃我了。”玖辛奈有些不满。

 

“嘿嘿,美琴阿姨,好久不见。”鸣人也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回给美琴。美琴看了看鸣人又看了看玖辛奈,无奈笑了笑,还跟自己家的儿子闹起来了。

 

“嗯,鸣人君,帮我叫一下在书房的伯父和你爸爸出来吧,快要开饭了。”美琴笑着对鸣人说。鸣人刚刚想转身走,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鸣人的眼前,鸣人顿时有些被自家老妈吓到了。只见玖辛奈说:“哎美琴,你先和鸣人好好聊聊,我去叫好了。”说完就走去书房的方向了,留下了有些懵在原地的鸣人和美琴。

 

“啊啦,玖辛奈还是老样子啊。”美琴说完,转身走向洗碗池。捞起袖子准备开始洗菜的时候,鸣人轻轻的走到美琴的旁边,把美琴轻推到旁边,“美琴阿姨,我来吧,今晚在佐助家吃饭我们已经够不好意思了,我来洗菜吧。”美琴笑着的脸因为鸣人的举动笑的更开心了,“是是,那就拜托鸣人君了。”说完就去准备了,留下了鸣人一个人在厨房了。

 

鸣人慢慢的打开水龙头,水“唰唰唰”地往下流,慢慢的没过五颜六色的蔬菜,鸣人有些皱眉,认真地用双手搓洗着蔬菜,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的走到他的旁边鸣人也完全没有察觉,直到黑色的身影伸出手把洗干净的蔬菜放在一边,鸣人才意识到有人在他旁边。

 

鸣人转过头看着身边站着的黑发的人,“噢,原来是佐助啊,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呢?”鸣人把水龙头关上,叹了一口气,看着眼前的佐助,可以发现他的头发还湿的,顺着发尾慢慢的滴落在地上,有些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帅气的脸,搭在肩上的毛巾还没有擦过。

 

“哼,吊车尾的。”佐助冷哼了一声,然后用右手勾起鸣人的下巴拉近自己,用双眼看着鸣人的那一双如天空一般纯净的蓝色瞳孔。

 

“唔,混、蛋佐助,你,你干什么啊!”鸣人有些慌张看着眼前调戏自己的黑发帅哥,黑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不禁脸上有些潮红。

 

佐鸣见鸣人被自己调戏的有些炸毛了,满意的松开了鸣人的下巴,然后把手绕道鸣人的后脑勺,左手慢慢搂上鸣人的腰部,慢慢的把脸往鸣人的有些红红的脸一点一点的靠近,然后对准鸣人的嘴,吻了上去。

 

“唔嗯……嗯……”鸣人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到了,有些慌张的用双手推了推佐助的胸膛,然后一用力就把佐助往后推了几步,原本有些红红的脸颊被某人这么一吻,脸就如同发烧一样,很红很烫。被往后推开的佐助也有些皱眉了,然后看了看眼前被自己这么一吻就容易脸红的小金毛,有些高兴。

 

“鸣人……”佐助慢慢的走进一直在脸红的鸣人,然后一把手勾住鸣人的细腰,拉近自己,用很温柔的眼神盯着鸣人,鸣人也被佐助的温柔眼神所吸引,两人慢慢的靠近,准备要吻上的时候,鸣人就说了一句:“就看在今天你是寿星的份上,就破例允许你这一回。”说完自己凑了上去,佐助也因为鸣人说的话和这一举动有些小激动,然后就扣住鸣人的后脑勺,加深这个主动送上门的吻。

 

刚开始鸣人是有些反抗的,但是被佐助锁的死死的,自己也跟着佐助的节奏开始慢慢的回应佐助,慢慢的使自己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,用双手慢慢的环住佐助的脖子,鸣人见佐助脖子上的毛巾有些碍事,直接扯掉抓在手上。佐助见鸣人拿掉自己脖子上的毛巾,然后环住自己的脖子时候有些微微的惊讶,然后发现对方微微的放开嘴巴,就像是邀请自己一样,佐助就立马用舌头撬开了对方的嘴,攻入鸣人的城池,掠夺着鸣人的空气,鸣人的小舌瞬间就被佐助控制着。

 

两人吻的难舍难分,想说的话都被吞没在唇齿之间。佐助一直吻到鸣人快没有了呼吸才恋恋不舍的放开鸣人,两人的嘴唇离开之后,拉出了一根长长的细丝。鸣人直接倒在佐助的胸膛里慢慢的喘着气,佐助也紧紧地抱住鸣人,用下巴抵住鸣人的头,用鼻子使劲嗅了嗅,时不时用脸蹭蹭鸣人的头。鸣人被佐助这样的动作弄的有些想笑,然后抬起头,一把把刚刚从佐助脖子上拿下来的毛巾盖上佐助的还没有干的头发,用双手轻轻的帮佐助擦拭着。

 

“佐助,你刚刚是在跟我撒娇吗?”鸣人一边说一边擦拭着佐助的头发。鸣人见佐助没有什么反应,然后又继续说到:“那我就当你默认了,好了,佐助你先出去吧,我弄完就来找你啊。”说完就停下了手,慢慢的松开,然后推着佐助出了厨房,关上门。

 

关上门之后,鸣人就背靠在门上,深呼吸了一口,然后从裤兜里慢慢拿出来一个小盒子,看了一眼却没有打开就放回了裤兜里了:“佐助,不知道这个礼物你会不会喜欢啊……”鸣人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门,走向水池边继续完成他被佐助打扰到的工作。

 

在门外面,佐助被鸣人推着赶出来的时候,鸣人关上厨房门的时候,他就一直站早门外面久久不愿离去,就因为这样佐助也听到鸣人在门后面所说的话,要送给自己的礼物吗?有点期待啊。佐助不禁嘴角上扬,然后慢慢的往沙发的方向走去的时候,顿时间,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佐助的耳朵里。

 

“我回来了,哟,我愚蠢的弟弟。”一个和佐助长的差不多的人站在佐助一米远的距离,就是鼻子两边都有一条法令纹,显得这个人很成熟稳重。

 

“欢迎回来,鼬。”佐助说完直径走向叫鼬的方向,拿过他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,然后才慢慢的走到沙发旁边坐下,擦拭着自己班干的头发。

 

“啊,我愚蠢的弟弟哟,你就是这样欢迎你哥哥回家的吗?话说不是应该叫我尼桑吗?怎么直接叫名字了,不开心。”很明显这位名叫鼬的青年男子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节操君早已下线。

 

“最近在国外过得怎么样?”佐助停下了手中的活,把毛巾从头上拿下来甩到鼬的旁边,自己用手顺顺自己的头发。鼬二话没有说就拿起来,顺便帮佐助顺顺毛。

 

“还行,那你和鸣人呢?”鼬慢慢的收回了手,看着佐助满脸的喜悦,肯定是刚才吃鸣人的豆腐了,真的是,我的弟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。

 

“嗯,挺好的。”佐助顺完自己的头发之后,刚刚想抬起头扭扭酸痛的脖子,一个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,突然,自己的脖子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用刚好的力度按摩着,还能感觉到这只冰凉的手上还有些没有擦干的水。

 

“噢,说曹操曹操到,鸣人,最近还好吗,我弟弟有没有欺负你啊?”鼬看着自家弟弟被弟媳按摩着脖子,有些嫉妒和羡慕。

 

被点到名字的鸣人有些尴尬,放在佐助脖子的手停了一会,然后用了一点力继续按摩,使佐助有些吃痛:“嘶,痛。”佐助一把抓过鸣人作死的手,抬起头,黑色的双眼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人。

 

相反被佐助盯着的鸣人有些笑了笑,直接无视佐助的视线,然而看向刚刚跟自己说话的鼬:

 

“很好,谢谢鼬哥哥的关心,佐助没有欺负我,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的,对不对啊,佐~助~”鸣人笑着对鼬说完之后,顺速抽回被佐助紧抓的手,然后双手使劲捏住佐助的脸颊,笑得一脸的得逞。

 

佐助看着自家媳妇当着自己哥哥的面捏住自己的脸,还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,有些脸色不好看。

 

鼬看着佐助愈发愈黑的脸,把刚刚佐助甩来自己的毛巾重新打开盖上佐助的头,使鸣人看不见佐助黑下来的脸。

 

“好,我知道了,那我现在该去见见爸妈了。”鼬慢慢站起身,看了看旁边的那两只,无奈的叹了口气,我愚蠢的弟弟哟,你找了一个好欺负的弟媳。然后慢慢的离开了客厅。

 

鸣人看着鼬已经不在自己的视线内之后,原本想马上收起捏着佐助脸颊的双手,就被佐助双手紧紧的抓住,一直想从佐助手里挣扎出去的,可惜对方不领情面的说:“刚刚我的脸好不好捏啊,我的老婆!”佐助的语气中有些戏谑的感觉,手中紧抓住鸣人的手,死死不放开,然后用力一拉,把鸣人带向自己的面前,把自己好鸣人距离拉进。

 

鸣人被佐助这样用力一拽,不禁身子有些失重,准备直接压向佐助的时候,佐助瞬速松开了鸣人的双手,然后立马双手抱起鸣人的腰肢,让鸣人直接跪在自己大腿的两边,鸣人也熟练的把双手搭在佐助的肩膀上,鸣人顿时就蒙了,若不是佐助炙热的神情召唤着鸣人,鸣人可能一直就这样愣着。

 

“切,混、蛋佐助,那我是不是应该附和你的话说,手感不错啊,我的老公。”鸣人说完,脸也已经不争气的红透了,但也厚脸皮的慢慢靠近佐助,直到在佐助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,然后马上挣扎出佐助的怀抱,跑去卫生间了。

 

留下的佐助用手抚摸上了刚刚鸣人在他嘴上留下的轻吻,嘴角上扬。其实有时候这个吊车尾的也挺可爱的。

 

跑进卫生间的鸣人已经有想死的心了。刚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啊啊!!!

 

等晚饭过后,佐助发现鸣人早已不在客厅里,就开始起身寻找自己的恋人。只见鼬走到他身边,小声说到:“鸣人刚刚一吃完饭就跑上楼了。”然后就去找聊的非常热闹的美琴和玖辛奈。

 

佐助听见之后,快速的跑上楼去了。

 

在客厅,四个大人在很热闹的聊着,主要在聊的就是两位漂亮的妇女:

 

“呐,美琴,你觉得我家鸣人怎么样啊?”玖辛奈说道。

 

“鸣人很可爱啊,佐助已经和他在一起交往了呢。”美琴凑到玖辛奈的耳边小声说道。

 

“哎?我这个儿子怎么没有跟我说过啊,嘛……算了,美琴,打算什么时候让佐助娶了我们家鸣人啊?”玖辛奈说。

 

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听见了玖辛奈这一句话之后,顿时打了个激灵,原本想去说什么的金发的男人被身旁的黑发男人拉住了,说:“水门啊,我们管不了这事的,放弃吧。”黑发的男人轻轻拍了拍名叫水门的肩膀,叹了一口气,自家媳妇和好友的媳妇的绝对的事情自己管不了啊。

 

水门无奈的望去坐在地毯上的两人,然后发现两人身边出现了一个20岁的青年,青年被两人被拉着一起跟她们讨论。

 

“鼬,你觉得鸣人怎么样?”美琴摸了摸鼬的头,问道。鼬倒是一脸无所谓,嘴里吃着美琴买回来的丸子,被美琴摸着头,过了一会把丸子吞下才说到:

 

“不错,这个弟媳我是认定了,还有,他俩现在去过二人世界了,现在谁都不要上楼啊。”鼬说完继续吃丸子了,这个丸子很好吃,一会问问母亲在哪里买的。

 

美琴和玖辛奈听完鼬说的话,吃惊的睁大了双眼,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脸开心吃着甜丸子的鼬,然后两人对视,笑了。

 

“噗哈哈,好好,大儿子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,美琴,我这样叫没问题吧?没想到我儿子是下面的,算了,他嫁给佐助也不亏。”玖辛奈笑的很开心,美琴也对鼬弄了个点赞的手势,然后对玖辛奈说:“没有问题,鼬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啊。”鼬看着前面的两人,点点头,示意他同意两人的说法,然后看向坐在沙发上,已经石化的两个男人,然后用眼神示意:父亲,伯父,你们是赢不过母亲和伯母的,放弃吧。可惜富岳和水门完全没有看见鼬的眼神,鼬继续吃丸子了,美琴和玖辛奈继续聊着。

 

然而客厅的吵闹并没有打扰到楼上的宁静。

 

佐助上楼之后,第一时间是走到自己的房间,但是看见房间的门还没有完全的关紧,留出了一点点的缝隙,然后慢慢的推开门,发现里面没有开灯,很暗,刚想打开灯的时候,一个物体撞到他的怀里,自己也被这样的冲撞有些失重的往后退了几步,然后门就被撞进自己怀里的人用手关上。

 

月光从窗户渗入房间里,慢慢的照亮了房间,也让佐助慢慢的看清了怀里的人,金色的头发很耀眼,脸一直埋在自己的胸前,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挨着门,用手摸了摸金色的头发,另一只手慢慢的搂住了怀里的人的腰。

 

“吊车尾的……”佐助用很温柔的声音对怀里的人说,只见怀里的人有些动了动,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自己,蓝色透彻的双眼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有些动人。

 

“混、蛋佐助,不要这样叫我,我有名字的爹吧哟。还有你的声音真的很撩人啊……”佐助听着怀里的人说话越说到后面就声音就越小,可惜他还是听见了,然后松开怀里的人的腰,用双手慢慢覆上怀里的人的脸,轻轻的抚摸着那人脸上的六道胡须。被抚摸着脸的人也用脸蹭蹭佐助冰冷的手。

 

“我知道了。鸣人。”佐助双手离开鸣人的脸,慢慢的用双手从鸣人的双手之间的空隙伸过去,环住鸣人的腰部。用温柔眼神的看着眼前的人,什么也不做,就是静静的看着。

 

“嗯。”鸣人说完也看着眼前的黑发绝美帅哥,任由他这样抱着自己,自己也用左手手轻轻的覆上佐助的眼睛,让佐助看不见,然后说:“佐助,你能闭上眼睛吗?”鸣人有些没有底气的说完之后,脸上已经有些发烫了

 

佐助被鸣人这一举动有些惊道了,然后听见鸣人没底气的声音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鸣人见佐助点点头同意了之后,松开了捂住佐助双眼的手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,打开。

 

盒子里面静静的放着两枚银戒,上面还分别刻着“naruto”“sasuke”英文字体,然后鸣人慢慢的把刻着“naruto”的银戒拿出来,把环在自己腰部的佐助修长的双手分开,拉起佐助的左手,慢慢的举着佐助修长的手指,把银戒套进佐助左手的中指之后才慢慢的松开手。

 

佐助感觉自己的左手的手指上好像被套进了一个冰凉的小东西,然后感觉到鸣人松开了自己的手就立马睁开眼睛,看着自己有些悬在半空的左手,发现手上被套进了一枚银戒,然后看着眼前的鸣人,只见鸣人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打开的盒子,里面安静的放着一枚和自己手上一样的银戒,刚刚想开口说什么的佐助就被鸣人抢先说到:

 

“佐助,这个是我去找了好几家首饰店才找到的一对没有刻字的银戒,然后我买下来之后,自己在家刻字,我把我和你的名字刻在上面的,因为我怕你会不喜欢,所以……呃”鸣人还没有说完就被佐助突然抱住了,把头埋在鸣人的颈窝,说到:

 

“鸣人,我很喜欢啊。”鸣人被佐助这样一抱,有些睁大了眼睛,然后双手回抱住佐助然后“佐助,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

佐助听见鸣人这样说,有些轻笑,说:“结婚的话,我们应该先订婚吧,你的订婚戒我还没有帮你戴上呢。”佐助说完松开了鸣人,然后一把拿过鸣人手里的盒子,拿出刻着自己名字的银戒,拉过鸣人的右手,慢慢的套进鸣人右手的中指里,然后深情的看着眼前的恋人,用自己磁性的嗓音说道:“鸣人,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吗?”

 

鸣人听到这话已经很激动了,一把跳到佐助的身上,佐助也抱住了鸣人,慢慢的走到桌子的前面,把鸣人放在桌子上坐着,然后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,鸣人的大腿两旁,鸣人也顺着佐助的动作双手慢慢的环住佐助的颈脖,仅此拉近自己和佐助脸和脸的距离,使两人都能听到对方有些急促的呼吸声。然后佐助看着眼前的恋人有些发烫的脸,有些勾了勾嘴角,慢慢的凑近,鸣人也看着眼前的佐助慢慢凑近自己,自己直接覆上了佐助的薄唇。

 

佐助见自己恋人送上门的,怎么可能不收的道理呢,然后慢慢用舌头灵巧的撬开了鸣人的嘴,慢慢的掠夺着鸣人嘴里的空气。两人吻的难舍难分,最后才不舍的松开对方的嘴唇,慢慢的拉出一根长长的银线。然后佐助喘了几口粗气,再一次的覆上了鸣人的嘴。

 

鸣人在接吻的空隙中说了一句话:

 

“佐助,生日快乐。”

 

佐助听见鸣人说完这一句话,一把抱起鸣人扔到床上,把鸣人压在身下,说:

 

“我就勉强收下你的祝福吧!”

 

---------番外end-------
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,原著向)

第四章:女生的一天。


“……阿姨,什么是人柱力啊???鸣子不懂哎???”鸣人开始腹黑模式的卖萌,歪着头,眼睛睁的圆圆的,脸上装的一脸不懂的样子对他面前的妈妈们说到


“啊ww好可爱ww”


“人柱力什么的抛开掉,伊鲁卡,把鸣子给我们带一天可以吗?”


“对啊!你也不会买女孩子的衣服吧?交给我们了。”


“……这”伊鲁卡看了看怀里的鸣子,有点不舍得这个小可爱走呢。
哎嘿嘿,有的玩了。鸣人心想着。


“伊鲁卡老师没关系的,你跟三代爷爷说一下嘛!”鸣人已经对外人面前卖萌有点反胃了。现在还是保持人畜无害的微笑看着伊鲁卡。


卧槽!鸣子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啊!伊鲁卡心想不禁鼻血又流了出来了。


“额……伊鲁卡……”


“你……没事吧?鼻血流出来了。”


“伊鲁卡老师,你没事吧?”鸣子见到,假装吃惊的样子,“要不,我不去了……”


“没事,就是鸣子你的微笑杀伤力太大。”伊鲁卡用手擦掉了流出来的红色液体,“那鸣子交给你们了,我去一趟医院 。”说完,一个瞬身走了。


“呐……妈妈,为什么要她一起啊?”井野问到,“对啊”小樱也跟着掺和。


“嘛……你们别管了”


“去逛街吧!”


“雏田,和鸣子一起走吧!”


说到这里,鸣子看了看脸有点红红的雏田,现在想想,上一世雏田喜欢我,可是我却当她是妹妹那般对待,可她不在意,一直跟在我身边,然后,为了我而死去,所以现在要好好的弥补她。


“你叫雏田吧?我叫鸣子!”鸣人伸出手,湛蓝色的眼睛弯了起来,笑了。鸣子的微笑等待着雏田的回应。


“啊?是……是的……”雏田紧张的回答鸣子的话语,慢慢伸出手颤抖的握住鸣子的手。


鸣人见她很紧张,然后紧紧握住雏田的手,“那以后就是朋友了!”鸣人依然微笑着。


“是……是”雏田脸上不禁又红了一点,为什么有一刹那鸣子有点像男生呢?算了,别多想,鸣子很可怜,我要保护她,因为她是我第一个朋友。
“喂,你们再不跟上就不理你们了。”井野的声音来自远远的10米外。


鸣子见雏田还是紧张,就拉着她的手跑去和井野她们汇合。


——路程分割线——


一路上,小樱和井野两人都是吵架的,时不时聊到鸣子的身世,她们两人的母亲立马捂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嘴。然后看了看鸣子这边:鸣子和雏田有说有笑的,完全没有注意到,两个大人就松了口气 。


雏田是日向家大小姐,身边都是暗影护卫,没有人陪她去街上玩,也不能出去玩的。不过今天小樱和井野来找她玩了,叫上她一起去逛街,雏田的父亲答应了。


好不容易出来玩,她只想和朋友在一起,不说话也没有关系,可是身边的护卫让她觉得离自己的朋友很远,都里自己远远的,不过除了一个人外:


“呐呐,雏田,你喜欢吃拉面么?我可是很喜欢的,因为一乐的拉面最好吃,还有还有……”


说了一大堆,雏田只能噗嗤的一下笑出来,鸣人见到,会心一笑。她们这样的聊天,聊着聊着就到达了目的地。


“好了,我们到了。”


一脚踏进店门,里面的衣服让她们眼花缭乱了。


“喔ww我一定要妈妈帮我好好打扮,今晚佐助一定会很帅ww”小樱满面桃花,眼睛都变成了桃心的形状,鸣子【现在就这样叫吧】看了看,不禁无奈的摇摇头,佐助的魅力还真大,鸣子心想。


“呵,那就比比看吧,宽额头。”井野藐视的吵笑小樱道。


“谁怕谁啊!井野猪!”小樱和井野杠上了,鸣子和雏田表示我们就看看不说话。妈妈们就去看衣服了。


【原创】逝时如水(主佐鸣,原著向)

第三章:可爱腹黑是我的错么?!


在大街上,特别热闹。


有两个人一高一低的走在街上,吸引着路人的目光,准确的说,是那个低一点的小孩吸引着路人的目光。


“呐呐,伊鲁卡老师,为什么这么多人看着我们?”果然因为自己是人柱力的关系吧,鸣人心想。


伊鲁卡看了看比自己矮了半个身子的鸣子:大眼睛水灵灵的,漂亮的金黄色的双马尾垂直到地上,还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,而且还是比自己大了一圈的T恤,刚刚遮住大腿,领子也歪到了一边,露出了小香肩,最主要的是小脚丫是光着的,鸣子还装完全不知道的表情看着伊鲁卡。伊鲁卡内心:卧槽,鸣子你要不要这么犯规!!!


“嗯……可能是因为鸣子你很可爱啊!”伊鲁卡不禁脸红到。
鸣人看了看脸微微红的伊鲁卡,不禁噗了一下。


卡卡西老师,你在不快点抓住伊鲁卡老师,伊鲁卡老师就要被我吃的死死的了。


“哎?我很可爱么?”鸣人已经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女孩子的身体了,现在可以肆无忌惮的卖萌什么的。“伊鲁卡老师真爱开玩笑呢!好了,不是好帮我买衣服的么?”鸣子张开嘴微笑,伸手让伊鲁卡抱起自己。伊鲁卡看了看,毕竟鸣子还是4岁嘛,还光着脚,可不能让她着凉。


抱起鸣子,伊鲁卡环着鸣子的小腿,让鸣子坐在自己的手臂上。鸣子乖乖的坐在伊鲁卡的手臂上,一脸乖宝宝的样子让旁人如此的羡慕伊鲁卡,不知道的人以为眼前的两人是兄妹:伊鲁卡也还没到大叔的年龄,所以他也不算大叔,算比较青涩的青年,而鸣子就像他妹妹一般,虽然才4岁,不过很配合伊鲁卡,乖乖的样子让伊鲁卡揉揉她那惹眼的金色。双方看着对方的眼睛,不由的笑了,笑的很开心。


“你看,那个孩子好可爱啊!”


“嗯,是啊!”


“喂!我说,那孩子是不是很眼熟啊!


“不说我还不知道,那孩子就是九尾人柱力啊!”


“什么?!”


这些话语进了鸣子的耳朵里,让她的笑容逐渐变的越来越难看,身子不由的在颤抖着。


伊鲁卡见到,给了鸣子一个安心的眼神,摸了摸鸣子的头,“走吧,鸣子。”伊鲁卡说完带着鸣子走了,留下那些喜欢说被人闲话的人在原地。


“嗯。”鸣子再一次的开怀的笑着,所有的人都看见了,从来没有人可以笑的那么开心,那么温暖的笑容简直让人治愈。


走到服装店的门口,刚好撞见了一些女孩子和她们的妈妈。


鸣子不禁往下看了看,原来是熟人啊!


粉红色的头发让她记忆犹新,那是上一世经常欺负自己的小樱啊!


金黄色的,噗,那是小樱的情敌,井野。


喔,雏田也来了啊!这应该比较热闹了。


“哎?伊鲁卡,很少见你来服装店的嘛!”


“就是啊!”


“这个孩子是……”


“呃…这个孩子是鸣子。是火影大人叫我来带她的。”伊鲁卡尴尬的挠挠头。


“阿姨们好!”鸣子对她们微笑着,眼睛是半淹着,湛蓝的瞳眸吸引着她们大小的目光。


“哇!井野,她的眼睛好漂亮”小樱不由的惊讶道。


“嗯,是啊,不过还没有佐助的好看。”井野点点头,算是认可小樱的话。
“说的也是。”小樱说到。


“好……漂亮……”雏田很害羞,脸红红的,不敢在外人说太大声,不过鸣子的眼睛对上她的眼睛的时候,她的脸更红了。


“哇ww好可爱的孩子啊!”


“可是,她是人柱力吧。”某个女孩子的母亲说到。不禁拉着自己的孩子里鸣子一段距离。


“……”